矿业生死局:疫情或提前透支减半行情,2020将迎来行业拐点

2020-02-20 17:10 来源:一本区块链 阅读:16164
在比特币的发展史上,2020年,注定是关键的一年。

文:比萨

来源:一本区块链

在比特币的发展史上,2020年,注定是关键的一年。

今年5月,比特币产量将第三次减半。而年初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,犹如一只骤然飞出的黑天鹅,给市场带来了新的变数。

对此,矿业从业者用一个词来形容:“始料未及。”

因为疫情,有矿场被要求停产,有矿工买不到矿机,还有矿机企业无法生产。

面对出现较大波动的比特币市场,他们心急如焚,却无可奈何。

对于整个挖矿产业链上的很多人来说,这个不平凡的2020年,或将成为决定他们生死的一年……

01 透支减半行情?

进入2020年,数字货币市场迎来小阳春,比特币价格也多次破万。

CoinMarketCap数据显示,1月3日,比特币价格回落至6871美元,随后开启上行通道,并分别在1月4日、8日,相继突破7000美元和8000美元两大关口。

2月9日,比特币价格突破1万美元大关。在比特币涨势的带动下,以太坊、BCH等主流币价格纷纷大涨。

CoinMarketCap数据显示,1月3日至2月18日,数字货币整体市值大涨50%。

数字货币市场缘何在2020年初突然大涨?

许多人认为,这是四年一度的比特币产量减半利好,与新冠肺炎疫情叠加的结果。

突如其来的疫情,让一部分场外资金出于避险心态进入币市,这个体量不大的市场因此得益。

而疫情也影响了挖矿行业,进而影响到币市。

2月初,莱比特矿池CEO江卓尔微博称,矿场一线状况十分糟糕,公司旗下一家位于新疆的矿场被勒令停产。

江卓尔微博

他称,不止这家矿场,矿场所在工业园的其他企业都被要求停工停产。

“这种情况在矿圈只是个例。”矿工吴迪对一本区块链表示,“眼下,疫情主要影响的还是物流。”

因疫情防控需要,许多地方采取了封路措施,管控人员流动。但“硬核封路”阻断了物资流动——有媒体报道称,因饲料断供,河南某地养鸡场甚至出现了蛋鸡被饿死的情况。

类似情况,也出现在矿业。物流困难,矿机运不走,矿场也没法部署。很多想入场挖矿的投资者,只能在二级市场买币,进而推高了币价。

那么,疫情会透支减半行情吗?

“不排除有这种可能,因为矿机厂也没复工,没法生产矿机,新增算力会受到影响。”矿海会COO俞阳表示认同。

但也有人持不同意见。“减半行情不是一波就没了,而是从减半前到减半后,大概有10个月左右的长期行情。”一位矿场主表示。

在他看来,因为买不到矿机转而买币的投资者,即便入场挖矿也会选择囤币不卖。比特币的流动性只会因此锁死,从而推高币价。

02 老矿机回春

 

尽管疫情对币价的影响众说纷纭,但几乎所有矿圈人士都认为,疫情对挖矿行业产生了冲击。

受冲击最严重的,当属华强北的矿机经销商。

华强北电子市场是中国最大的矿机集散地,曾几何时,全世界70%的矿机,都通过这里,发往全球各地的矿场。

“现在受疫情影响,华强北电子市场已经两次延迟开市了,很多人都跑去卖口罩了。”华强北赛格电子市场矿机销售人员小胡告诉一本区块链。

深圳华强北各大电子市场延期开市公告,图源:36Kr

网络上流传的公告显示,原定于2月18日开市的华强北各大电子市场,大多再次延期开市,部分市场已延期至3月6日或7日。

“以前比特币大涨的时候,整个华强北都是买矿机的人。”小胡表示,不能开市,让许多矿机经销商损失惨重。

矿机经销商做不成生意,矿工们也买不到矿机。

“对矿工而言,疫情最直接的影响,就是新机器进不来,要维修的机器出不去。”矿工cC告诉一本区块链。

矿机厂商停产、经销商停工、物流停摆,矿工们眼睁睁地看着币价上涨,却只能干着急。

“为了解决矿机不足的问题,现在连老古董矿机蚂蚁L3+都重新开机了。”cC表示。

蚂蚁L3+,是比特大陆在2017年3月发售的莱特币矿机。一年前,它一度被当作废铁出售。如今,伴随着币市回暖,L3+也起死回生了。

鱼池数据显示,截至2020年2月17日,以0.38元/度电费计,一台蚂蚁L3+矿机的日收益可以达到2.49元。

矿机日收益的提高,直接推高了二手矿机的市场价。

“以前二手L3+只要150元,现在涨到了400多。”吴迪告诉一本区块链。

同理,曾经濒临淘汰的一代机皇——蚂蚁矿机S9,也再次变得抢手。

“高价回收二手矿机,钱已备好,现金交易,上门收货。”在多个矿圈交流群内,不断有人发这样的广告。

“最近13.5T算力的蚂蚁S9被卖到了500多元。”吴迪告诉一本区块链,“要知道,去年年底,S9还只值300多。”

鱼池数据显示,截至2020年2月17日,以0.38元/度电费计,一台蚂蚁S9矿机的日收益为2.11元。

这意味着,在2019年末购入S9的矿工们,半年即可回本。

“按照目前的币价和算力增长速度计算,S9有望撑到2020年丰水期结束。”吴迪表示。

矿工们买不到新矿机,矿场主们则正在为新建矿场的工期发愁。

受疫情影响,许多新建矿场都无法开工。面对这一波行情,矿场主与矿工们无计可施,只好眼睁睁错过。

“有人直接在二级市场买币,还有人准备直接打包购买矿场,把矿场、矿机一起收了。”吴迪表示。

特殊时期,矿机厂商推出了新的矿机销售模式——切算力。

位于疫情中心武汉的矿机厂商芯动科技,近期就推出了“全币种带电销售模式”。

在该模式下,客户可以远程下单,付定金即可锁定正在运行的矿机,付全款即可切算力,将矿机收入打到客户自己的比特币钱包里。

“这相当于芯动自己做矿机托管了。”吴迪表示。

03 未来

2020年初,疫情突如其来,与此同时,比特币产量减半在即。对于整个矿业而言,这既是机遇,也是挑战。

在许多矿工看来,比特币产量减半的这个时间段,恰逢新老矿机换代。矿工都面临着选7nm还是16nm矿机的生死抉择。

“目前全网约有100E算力,其中35-40E算力来自S9时代的矿机。减半过后的第一个丰水期结束,也就是今年11月,这批矿机基本会寿终正寝。”矿工陈平告诉一本区块链。

对矿工而言,谁能尽早完成机器的更新换代,谁就能更有力地把握住自己的命运。

而在另一方面,矿圈的矿机产能也会受到芯片行业总产能的制约。2020年,5G爆发可能会带来新的换机潮,手机芯片也会挤压矿机芯片的产能。

“手机厂商把矿机厂商的芯片产能抢走了,结果就是新矿机产能降低,价格上涨。”矿工老赵表示。

因此,对于矿机厂商来说,2020年是决定生死的一年——只有拥有足够多的资金,才能活下去。

“这也是各大矿机厂商争相在2019年谋求上市的原因。”老赵表示。

1月2日,嘉楠耘智发表公开信。信中,嘉楠耘智CEO张楠赓表示,公司将继续推出AI产品,并以硬件产品为基础,创建平台商业模式,计划利用包括区块链和AI芯片的核心硬件,创建MaaS和SaaS平台。

“从嘉楠的公开信中不难弄看出,开发新的盈利模式,是矿机厂商们最迫切的需求。”老赵告诉一本区块链。

受比特币产量减半影响,2020年,矿池与矿机服务商们,也面临着生死大考。

“减半对矿池的影响,也是比较大的。”鱼池联合创始人神鱼近日在一次媒体活动中表示。

他指出,矿池的商业模式是面向矿工提供稳定的挖矿服务,并收取固定比例的服务费用。由于挖出的比特币数量少了一半,矿池的利润绝对值也将减半。

但矿池的成本却没有变化。因为矿池对技术要求很高,需要采购稳定的服务器、带宽,还需要技术人员。

2020年,无论是矿圈,还是整个数字货币产业,拐点都在显现。

2020年,从矿机厂商、矿机经销商、矿池到矿工、矿场主,挖矿产业的整个链条,都将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。

新的一轮洗牌将至,空气中已经弥漫着紧张的氛围。

淘汰者将出局,幸存者将笑到最后。

*文中部分受访者为化名。

微信公众号ID:wabicom
声明: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,只供参考之用。

点击阅读全文

相关阅读